第四章.炼宝

一转眼,陆植来到朝歌城已经六年有余,即将临近那七年之期。

这一日,陆植正在尚工坊内撰写‘天工开物’最后几卷,忽听闻比干前来拜访,陆植当即起身去迎,带着其来到了书房之中。

“陆大夫这段时间却是少见啊,近几天连朝会都不见踪影,这是又在钻研经卷吗?”

陆植笑了笑:“反正贫道又无什么治国领军之策,上朝会也不过是空耗时间罢了...却不知,比干丞相今日为何突然来访啊?”

“哈哈..陆大夫这是忙得连时节都忘了啊。”比干笑道,“莫非陆大夫忘了,明日,便是三月十五日,女娲娘娘圣诞之辰,陛下与我等明日可是要到女娲宫上香的。”

“而陆大夫你这些年来,著书开化民智,教化世人,又育出良种,解天下万民饿殍之患,造福民生,此等功绩当然要在圣母娘娘驾前上表一番。”

陆植目光一闪,看了一眼比干道:“明日,便是圣母娘娘圣诞了吗?”

比干说道:“自然,今日你却是缺席了朝会,不知此事,所以吾便特意过来提醒陆大夫一声,明日记得早到朝会,然后与我等一同前往女娲宫。”

陆植却是没有作答,心中已经生出了一丝明悟,如今也到了离去之时了。

他说道:“比干丞相,看来贫道却是已经到了离去之时了,丞相珍重...若是有缘,日后贫道定会再来寻丞相。”

说完,他也不管比干那错愕的神色,自顾自便取下大夫玉印,放在桌上,起身走出了书房。

“陆大夫?”

待到比干反应过来,追出书房之时,早已经不见了陆植的踪影。

另一边,陆植离了朝歌城,刚准备返回武当山,便忽见那虚空中游出一黑一白两条阴阳鱼来,化作一道太极虹桥,通往不可知之处。

陆植神色微微动容,但也未犹豫,直接便一步踏向了那虹桥之上。

一阵时空变幻,待陆植再回过神来之时,人已经出现在了一间宏伟大殿之中,上首云床之上,正端坐着一位身披九宫八卦七星袍的长须老道,正笑盈盈的看着他。

老张?!

陆植目光一凝,心中顿时掀起惊涛骇浪,几乎便忍不住开口出声,但他却也知晓,眼前这位,虽可以说是老张,但却又不是他熟悉的那个邋遢老道。

最终,他也只是抬手朝其深深一揖。

“武当陆植,拜见老君。”

“哈哈哈..”谁知,上首的老君突然忍俊不禁的笑出了声,“青植,怎得与老道这般见外了?”

陆植神色一滞,抬头看了一眼这位赫赫有名的太上老君,竟不知该作何反应了。

老君摇了摇头,说道:“青植,不必疑虑,老道我就是‘老张’,‘老张’就是老道,我与他没有化身本尊之分,他就是我,我就是他。”

陆植张了张嘴,定定的看了其几眼之后,才再次跪地一拜:“青植拜见三丰师祖。”

这一礼,却是不同,陆植对太上,是尊敬,而对老张,便是师长父母了。

至此,陆植心中才再无隔阂疑虑。

“好了,不必多礼了,青植你且起来吧。”

陆植依言起身,神情中也没了先前那抹拘束疑虑之感。

老君点了点头,起身道:“青植,且随老道来。”

“是。”

两人一路走出了大殿,随后来到了一座丹殿之中,一座紫金八卦炉正在熊熊燃烧,巨大的丹鼎之下,两小童正卖力的往炉中扇着风。

“童儿,这炉中之物,火候如何了?”

两童子闻声,赶忙便起身见礼:“回禀老爷,那青龙,朱雀之精,已然被炼的浑圆一体,可堪大用了。”

两人一边回话,一边眼神好奇的往陆植身上瞥,不知这跟在自家老爷身后的小道士究竟是什么人。

陆植见到两人的目光,亦是有些犹豫,犹豫着要不要向两人见礼,礼称师叔,但好在老君提前一步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