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炭期货 > 都市言情 > 综漫的白色相簿季节 > ono.6 身边的小说家

ono.6 身边的小说家

<h2>身边的小说家求票、求鲜花</h2>

久月洗完餐盒回到教室,这里还是只有自己的另外一个邻桌。此时的少女正用笔在纸上书写着什么,远远看上去,那像一本她自己写下的故事。而并非在抄录着什么,此时的少女写到一个段落就卡在了那里。

不出意外应该卡情节了。创造与其他工作不同,许多时候往往无法按部就班,有时候可以下笔有神如助的时候,也有卡了半天一个字也写不出来的时候。许多时候,时间与成果的正面反映在这里看不到。

“小说吗?”经过书桌前的时候,久月看了一眼喃喃着。

少女好像发现什么,立即收回自己稿纸生怕自己写的东西被看到。她用戒备的眼神盯着久月,好像在生气这个突然走过来偷看的人。

“抱歉,我没有偷看的意思。不过你故事中的一段刚好引起了我的兴趣。”久月坐下,一边说话一边拿东西放到了自己的桌子内。

“兴趣?”少女的压在稿纸上的手终于渐渐松开。

即使是内心多么害羞,但既然动了笔多少也会带着让人认同的想法。

“你刚刚写的是恋爱故事吧。”久月微笑着说道。

“是。你刚刚说自己感兴趣的是什么地方。”

“如果一个人在恋爱中在意自己的自尊胜过恋人的心情,那只有一个原因:他最爱的人还是他自己。只看刚刚的那段对话,你的女主角好像就是这样。”久月说出了自己感兴趣的地方。

看似一句普通的话,但其他却可以在大多数身上发现相似的影子。恋爱的时候,比起恋人的感受,优先在意的是自己的感受,比起对方的心情优先想要保护的是自己的自尊。

“月亮与六便士?”少女思考片刻,说出了一本书的名字。

“嗯。很意外,原来你也喜欢这类的小说。”

“为了写恋爱小说,当然要收集素材。我不像你那么博学,能把书中的话拿来用。甚至光是看就觉得很费力,看完之后也无法理解故事的意义。”

少女的话说完,久月也随之开口道。

“很早之前读过的书,到现在其实我也只得这句话,书的内容差不多忘光了。”

明明读过的书大多都会忘记,但人类仍旧孜孜不倦的阅读着。甚至有些人会疑惑,这样的阅读到底有什么用?这个问题的答案也是因人而异。

“男主角的名字呢?”

“不记得了。外国人的名字大多一样,没什么特点而且联系性不强,让我去记一个小说主角的名字有些困难。”

“像你这样连小说主角都不记得的人,随便引用小说里的句子,不担心别人说你根本没看过原著,只知道卖弄吗?”说到这里,少女不禁笑了出来。

“所以我从来不说自己说的话出自哪本小说,毕竟我的记忆力糟糕得让我连小说主角都不记得。”

对于久月的话,少女也只是当一个玩笑。如果记忆力真的糟糕也不会记得刚刚那句话。尽管翻译的方式有些奇怪。

“那小说作者呢?”

“如果有两本以上我感兴趣的书,也许会去刻意记。但这样的人太少了。不过,你写的好像轻小说,看这么正统的文学真的没问题?”

如果每个作者只看一本书,那也确实没有必要去记作者的名字。不论怎样,我们看的都是书的内容。像蒙田那样能通过书看到作者本人的作家实在太少。

“问题?我不是将书再抄一次,只是想从中得到灵感,写出自己的故意。情节连描述都不一样,会有什么问题呢。你好像很懂小说的样子,有喜欢的恋爱小说吗?”谈到小说,少女明显比之前有了许多兴趣。

“嗯……让我想想,应该是《追忆似水年华》吧。”

“《追忆似水年华》?我们对恋爱小说的认识是不是有着决定性的差别。这本书能算是恋爱小说吗?”

“书中对初恋那种朦胧的心理悸动描写得相当细腻,恋情中纠结的心情也相当让人回味。我觉得应该算吧。”

“才怪。你还不如说《文学少女》和《水仙》。”

“……”

“霞之丘诗羽。这是我的名字。”这一次,少女直接说出了自己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