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机会

我想,也许我的举动已经引起了她的注意,她会给出怎样的暗示呢。是有意疏远我?还是按兵不动?抑或跟我暧昧呢?我猜不透,问题在心中演变成多个截然不同的答案,傻傻分不清楚。

都说老师是容易把问题复杂化,而天才善于把问题简单化。在处理其他事情的时候,我逻辑清晰,并不是一个容易把问题复杂化的人。但在感情这件事上,可能是缺乏经验,我总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尽管我已经全力去克制自己每次见到喜欢之人那过于激烈的情绪,但最终总是事与愿违,原地踏步。

我急需攻克内心不敢表达真实内心的情感障碍,我知道自己的问题所在,所以我严苛要求自己去求变,尽善尽美,只为让自己成为更成熟更全面的人。

回来的路上,女神还是如往常一样,低着头玩着手机,我也是那副怂样,假装没事人一样,其实内心早已波澜起伏了。我还是没敢走到她身边去,因为紧张的缘故,只是看着她低头玩着手机,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我怕说出的话不对女神的胃口,我更怕我的极度紧张导致自己畏畏缩缩招女神讨厌,因此我选择不进也不退。

次日中午,天空晴朗,今天中午我们5人换了一家快餐店吃饭,算是换换口味。即将到的这家快餐店就在公司楼下不远处,走过去大约一百米不到的距离,菜味比那家好些,但价位却是比那边贵了将近一倍。平时我们来这边的吃午饭的次数极少,就是因为价格太贵了。今天,贤儿突然提议说,老是吃大食堂那边的,今天就换换口味犒劳犒劳一下自己,大家都好讲话当即就同意了这个建议。

在几个女孩的欢声笑语中,我们渐渐来到了快餐店的门口,这是一家中式快餐店,店名就叫:中式快餐。餐厅里面的人流要比“大食堂”那边少成倍,不难看出,附近上班的人们在吃这方面还是挺节省的。

但经过昨天的我失败的点菜,几位姐们对我点菜的水平完全丧失了信心,因此这次就剥夺了我“自告奋勇为人民义务劳动”的心。旋即,我和女神被安排去给大伙占位置的轻松活儿,而她们三人拿着我的会员卡去点菜了。

她们去点菜的那瞬间,面对面的我们又有点尴尬了起来。我看看女神,她正在低头看着手机,见她没有与我聊天儿的意思,我也不好自找没趣。我看看四周,看还有一些桌椅是空着的,于是便找了一张靠餐厅中间位置的座椅,对女神说:“我们坐那边去吧。”说着,我抬手指了指前面的空位。

女神没有看我,只“哦”了一声,于是就跟在我的身后了。看女神那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我有点失落,心想,难道是我什么地方表达得不到位吗?还是我昨天的表现太过了?或者说我自己都说不清的“老实人”不招女孩喜欢。都说“男人不坏,女人不坏”,我这种类型的,在电视剧里,就是那种一直被发好人卡的角色吧。我想。

我也想过改变,也强制自己努力过,包括现在也一直在改变中。目前,我的改变成果还是很显著的,虽然最核心的问题是,在喜欢的女孩子面前畏畏缩缩的毛病还遗留着,但我已经能克制自己在面对自己喜欢的女孩子时克制自己过于激动的屌丝表现。

此刻,我强装若无其事地对女神说:“你知道世界上最远的距离是什么吗?”女神就坐在我的对面,她还是一如往常低头看着手机,为了打破这个尴尬的局面,我只能出此下策了。

我的搭讪并不成功,哪料女神早知道我这个套路了,她只看了我一眼,便抿嘴一笑,说:“最远的距离就是,是我坐在你旁边,你却不知道我在玩儿什么,嘿嘿。”

我顿时哑口无言,无言以对了,这个回答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看看女神低下的头,我瞬间好像短路了,接下来的话迟迟接不下去。

就这样,我们保持沉默了,她还是玩着她的手机,我为了不尴尬也只有跟着她玩儿手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