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炭期货 > 武侠修真 > 穿越宁采臣 > 第九百七十一章:空

第九百七十一章:空

    战族的年轻战帝,早在数十年前曦瑶、月姝、扶摇等一种少年王者争锋至尊路的时候这个名字就已经被人所熟知,传言中,战帝才是战族这一代年轻一辈中最出色的一个,有真正的大帝之资,天赋要凌驾昔日战族的少年战王之上。顶点小说23US.COM更新最快    只不过一直以来,战族的这位少年战帝都是只闻其名不见其人,没想到在这个时候,传出这位战族的少年战帝要进入至尊路,尤其是在如今这个时候,各大圣地和王族的新一代圣子圣女进入至尊路的时刻,直接引起了不小的波澜。    “战族的年轻战帝,不会真的有大帝之资吧。”“说不准,传言中作为战族的年轻战帝天赋要远远凌驾当初战族的那两个少年战王之上,当初战族的那两个少年战王就已经是王者之资,而这个少年战帝天赋却凌驾之上,可见天赋之高。”“啧啧,如此说来的话恐怕真的有可能是一尊少年至尊了,我倒是有些好奇,这尊战族的少年战帝与宁采臣相比如何。”“确实让人期待啊,宁采臣,帝一,如今宁采臣已死,帝一也是不见身影,但是在天骄碑上两人却是把所有人都压下去了,不知道这位战族的少年战帝能不能与这两位比比。”    至尊路上,议论纷纷,不少人想到了宁采臣和帝一,猜测这位战族中号称有大帝之资的少年战帝能否与这两位比肩。    几个月后,至尊路,望月城城外,天骄碑,一道身影从远处御空而来,这是一个青年,正是战族的年轻战帝空!一身黑色劲装包裹着挺拔的身材,黑发黑眼,长的并不是很俊逸,但是棱角分明的五官却给人一种凌厉刚毅的气势,尤其是一双漆黑的眼睛,给人的感觉就像是无底的黑暗深渊,让人不敢与之对峙。    在空身后,还有十几个战族的高手,看起来像是空的随从,不过在空旁边的其中一个老者却是让很多人脸色一变,老者须发皆白,给人一种暮气沉沉的感觉,但是在他身上却有一种浩大的气势散发出来,就是在场的一众极境强者都感到心惊肉跳,这是一尊半步王者,一尊半步王者亲自追随空而来,这绝对是战族中的老古董,让在场很多人都是脸色微变。    “好大的阵势!”“这就是战族的那位年轻战帝,难道真的想要在天骄碑上与帝一、宁采臣比个高低不成。”“.....”    天骄碑周围,议论声此起彼伏,每天在这里的人都很多,此刻看到这位一直只闻其名不见七人的战族少年战帝出现,而且还是如此大的阵势,战族的半步王者亲自跟随,所有人都看得出来对方来此绝对不简单,很大的可能就是空要留名天骄碑,一念至此,在场的不少人都不由得兴奋和期待起来。    空,一直被战族誉为少年至尊,有大帝之资,这让在场的人都不由的期待起来,天骄碑上,宁采臣和帝一两人的名字太显眼了,位于天骄碑的上端,直接将所有人都踩了下去,就像是两座无法愉悦的高峰,虽然宁采臣如今死了,帝一也不见身影,但是在心里,很多人还是希望看到有人能与这二位比肩甚至踩下去。    在场众人都有一种期待,看着出现的空,后者也没有让众人久等,果然,一出现在这里,直接向着天骄碑走了过去。    “沧海无涯天作界,至尊路上我为峰!”    空直接走到天骄碑前,清冷的声音响起,不是很大,但却是如同晨钟暮鼓敲在众人的心头上,让所有人都是脸色微变,看着空的目光带着一种震撼之色,这人真的很自信,太自信了,到底是多大的自信,才敢说出至尊路上我为峰的豪言。    自古以来,至尊路争锋,天骄争霸,强者辈出,人杰何其之多,这样的一条生死路上,谁人敢言不败,谁人敢言无敌,但是这一刻,空却说了,至尊路上我为峰,一句话,将空心中的豪情自信体现的淋漓尽致,很多人心惊,看着空的目光眼神多了丝变化。    空立身天骄碑前,感受到了周围的目光,却是脸色没有多大的变化,而是目光看向天骄碑上最上面两个醒目的名字帝一、宁采臣!    “嗤!嗤!...”最后,空动了,手指如剑,落在天骄碑上,然后轻易刺进去,这让周围看到这一幕的很多人都是脸色微变,因为在他们的视线中,天骄碑在空面前就像是脆弱的豆腐一般,被轻易划破:“嗤嗤...嗤嗤..”    龙飞凤舞般,只见空的手指在天骄碑上如游龙般滑动,写字,收手,一气呵成,眨眼间,一个“空”字就完成。    “上去了..上去了....”“我的天,嘶...”“并列了...”    周围惊呼声和倒吸冷气的声音响成一片,因为在他们的视线中,空的名字直接一跃超过了上面原先的曦月、曦瑶、和当初的扶摇他们,最后直接出现在天骄碑的上端,与帝一、宁采臣两人的名字并列在一起。    “好!”    远处,战族的那十几个人也是一个个脸色振奋,甚至那个半步王者的老者直接忍不住大叫了一声好,倒是空自己似乎对这个结果并不怎么满意一般,脸上并没有多少喜色,他是个非常自信的人,自信这一世是他的时代,没有人能与他并肩,但是这一刻,在天骄碑上他的名字却仅仅只是和宁采臣与帝一并肩,并没有压过两人,这让他有些不满意。    战族的年轻战帝真的来了,更是在天骄碑上与宁采臣和帝一并列,这是个震撼的消息,如同飓风一般席卷整个至尊路,不过这才仅仅开始    “空对决天国圣子珞瑜于白虎城,珞瑜三招落败。”    “升龙道圣子云天,净土圣子古炎与空对决落败。”    “空一人独战南宫斗、燕青、笑苍生、梦瑶、西门闫五大少年王者于乱星海,南宫斗陨落、笑苍生,西门闫重伤逃走,燕青、梦瑶直接被空抓住成了侍女...”    “我的天,这真的是一尊至尊要崛起了不成,还有谁是空的对手。”“当初的宁采臣若非占着王者实力,相比起空恐怕也不过如此吧...”“不知道帝一的实力如何。”    整个至尊路彻底沸腾,空强势出击,挑战一众少年王者,无一人是其敌手,其中乱心海一战更是震动诸天,五大少年王者都被空强势镇压,这无疑是震撼性的,空的强势体现的淋漓尽致,不少人甚至不由得拿当初的宁采臣与空比较,猜测若是在同样的境界两人孰强孰弱。    “什么宁采臣,不过是占着境界比我族少主高罢了,若是同境界,我族少主屠他如蝼蚁。”    “就是,若是宁采臣复活过来,我族少主必定再次送他进地狱。”    战族中,有人这般开口,很强势,也很自信,自信同境界中空能轻易镇压宁采臣。    ...................................................    “呵呵,一群土崩瓦狗,也配与父亲相提并论。”    洪荒,晋国,京城,王宫的一处大殿门外,一个看起来双十年华的青年身影矗立,眼中带着几丝冷意,少年一身白衣,面如冠玉,身影修长带着几分儒雅出尘的气息,正是宁无双,二十年过去,他也已经长成了翩翩少年男,这二十年间,晋国差不多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晋国的人基本上没有与外界有过什么联系,没有什么人出过洪荒,不过虽然如此,但是并不代表他们对外界的情况不了解,事实上,对于外界的情况,晋国一直都有消息渠道。    而这段时间至尊路战族空的事情整个晋国的高层自然也知道,得到至尊路上传来的消息,宁无双第一个就是嗤之以鼻,这些人也就是在自己父亲死后蹦,若是自己的父亲还在,那里还轮得到这群人逞威风。    “太子殿下所言甚是,一群跳梁小丑,也配与陛下相提并论。”旁边的小李子听到宁无双的话深表赞同的点了点头,在小李子的心里,宁采臣永远是最出色,不过一说到宁采臣,小李子眼中有止不住的露出一种忧伤之色:“可惜,陛下不在了啊!”    是啊,父亲已经不在了,而自己更是连父亲生前的最后一面都没有见过,宁无双也一下子沉默下来,心中有一种大悲。    “李叔,后天就是父亲的祭日了,你准备一下吧,我想去看看父亲。”    宁无双又对身边的小李子说道,虽然小李子只是一个太监,他是如今晋国的太子,但是对于小李子他一直叫李叔,不仅仅是小李子,对于陈宫、宁山、高顺、张良、诸葛亮这些昔日追随宁采臣的老臣,他也是当成叔伯辈,有一种敬重,这二十年来,虽然他父亲过世,但是张良等人一直都是兢兢业业,守护着晋国,一直辅佐他长大至今,所以,虽然是太子,但是在心里他并没有将这个身份看的太重,对张良、陈宫等人一直都有一种尊重,当成长辈。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Copyright@2020